• <u id="5lrev"></u>
    
    
    1. <span id="5lrev"><u id="5lrev"></u></span>
      1. <s id="5lrev"><dfn id="5lrev"><noscript id="5lrev"></noscript></dfn></s>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喻紅:一位女性藝術家的成長之路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Alien 2022-10-11

        近幾年來,在全球拍賣市場上,女性藝術家作品正受到追捧。僅2021年,9520件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上拍,總成交額達9.75億美元。女性藝術家崛起的趨勢,在內地拍賣市場上同樣顯著。

        喻紅《天井(四聯作)》  布面丙烯 500×600 cm 2009年作

        去年,喻紅創作的《天井》在華藝國際(北京)2021春拍上,以701.5萬元的價格成交,刷新了藝術家拍賣紀錄;而在今年7月舉辦的北京保利2022春拍上,喻紅的《繁衍》又以220萬元起拍,經過7口競價,最終以265萬元落槌,含傭金以304.75萬元成交。

        喻紅《繁衍》 188cm×230cm 1999年 布面油畫

        藝術家喻紅 攝影:向京

        同時,在今年6月著名的里森畫廊又宣布代理喻紅。對于一位成名已久,卻依然歷久彌新的女性藝術家來說,是怎樣的生活與心路歷程,促成了她獨特的觀察視角與藝術表達方式呢?

         

        01

        少女和愛情

         

        1974年,8歲的喻紅開始在北京市少年宮學習畫畫。當時曾有人問她長大后想干什么?她隨口說,畫家。

        喻紅的母親早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后來從事美術編輯工作。兩三歲時,喻紅隨媽媽下放到通州農村,不為了不讓自己瘋跑,媽媽常常丟給她一支畫筆,喻紅的繪畫啟蒙就從這里開始。

        喻紅 1966年西安(局部) 1999年

        喻紅 大衛 1984

        1980年,喻紅很有主見地對母親說她要上美院附中。1984年,18歲的喻紅憑借一張被認定為中央美院有史以來最好的大衛像,風靡整個畫壇,這幅畫不僅榮獲了眾多全國大獎,更是登上了全國美術教材的封面,成為了不可逾越的素描經典畫作,幾乎所有人學習素描,都繞不開臨摹的這幅畫。喻紅也被稱為天才少女,中央美術學院?;?。

        年輕時的喻紅與劉小東

        當時的喻紅,在央美已經是一位人人皆知的小名人,更是很多男生眼中的女神。而她最終卻選擇了自己的同班同學劉小東,并義無反顧地走到了一起。大學畢業后喻紅留校任教,劉小東則分配到美院附中,兩人蝸居一起。她像天下大多數女人一樣,經歷愛情、婚姻、家庭的過程,并最終成為了一位母親。

        大學時的喻紅

         

        01

        母親與成長

         

        1992年,喻紅和劉小東在美國旅行時舉行了婚禮;1994年,他們的女兒降生了,這對于喻紅來說也是一個生命中的重大挑戰與改變,她說:“一個是生命真是奇跡,以前覺得重要的東西一下覺得都不再重要了;另一個就是孩子會帶來很多壓力、焦慮、瑣事,整個人生會發生變化,對世界的理解和思考也發生了變化。”

        喻紅 懷舊的肖像 1989

        在此之前,喻紅的創作大部分都跟自己的生活有關系,最早畫周邊的朋友、女性,但是生了孩子以后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說:“我會把自己很多的事情往后挪,先處理家庭和孩子的事,對我而言,這是一種責任感,一方面,這對藝術創作的時間帶來了限制,但另一個角度來說,它也讓我有更寬的角度、更多的責任感和積淀積累。”

        在女兒出生后的第5年,喻紅拿起擱置許久的畫筆,開始了《目擊成長》系列的創作。而回溯多年來的創作生涯,無論是評論家還是喻紅本人,都將目擊成長視為一個重要的新起點,而這一起點則源于人生的具體變化。

        喻紅 目擊成長系列

        如在《1996年30歲》中,短發的喻紅身著花裙靠在沙發上,注視著熟睡中的女兒。女兒從脫離母體開始,逐漸成長,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這是喻紅沉寂幾年后重新開始的創作,她是女人,她是母親,她屬于家庭,而最后,還是藝術讓她覺醒。

        喻紅 1996 年30 歲(局部) 2002年

        從1999年“目擊成長”系列開始到2008年,喻紅十年間一直不間斷地創作“目擊成長”系列作品,這些作品通過個人與時代的對比,講述了她眼中的時代變遷。從“目擊成長”系列、《她》到《云端》,喻紅在創作的背后一直在思考“人到底要干什么?”她自問自答:“人基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只是在那活著。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紅豆生南國”展覽現場,林冠藝術基金會,紐約,2019年,《〈人民畫報〉1972年第4期增刊尼克松總統訪華》;《1972年喻紅6歲在北京航空學院家中》,喻紅,2000年,布面丙烯 攝影:埃徳·居米希昂 © 林冠藝術基金會

         

        03

        關懷與延展

         

        2007年,喻紅創作了作品《天梯》,開始借宗教繪畫的樣式畫現實生活。2012年《云端》開始深入人的內心,但它對終極問題的關切和對人境遇的悲憫,仍帶有強烈的宗教感和儀式感。

        “喻紅:金色天景”展覽現場,UCCA北京,2010年 圖片來源: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

        2013年前后,喻紅開始走近飽受憂郁情緒困擾的群體,在與他(她)們的深入對談中,去了解另一種復雜的心理圖景,并在之后將前期采訪所郁積的情緒,以夢境與現實交疊的方式呈現在畫布之上。評論家海因茨-諾伯特·約克斯(Heinz-Norbert Jocks)曾就此談到:“(喻紅)不是泛泛地描述或隱喻一種現象。她希望的,是盡可能切膚地去講述一個憂郁者的特殊故事。”

        喻紅,《穿洞云》,2017年

        可以說,喻紅的視角總是隨著生活的變化而行進,她苦心孤詣于以藝術創作的方式來觀察作為本質的人群和個體。她所創作的那些展示生之困境的作品不僅“呈現了深刻的人文關懷”,也一如既往體現了畫家對時代的敏銳洞察。喻紅說:“我想悲劇是人生的常態,不是某一個人,某一個場景,其實人生最終極來說都是一個悲劇。”

        喻紅,《蚊帳》,2013年

        其實,喻紅始終在關注著與人的成長相關的議題,自己、家庭、朋友,以及陌生的人與生命。喻紅說:“我生活在人群里,發現了許多令人心靈感動又無法言表的東西,這些都是關于人性的敏感、脆弱、尊嚴、隔膜、無助、真誠和情愛的故事……所有人都被它驅使著,于是生活發生了各種各樣的故事。它們成了我作品的主題。”

        喻紅,《愚公還在移山》,2017年

        在近十年時間,喻紅依然保持著恒定的創作狀態,并不斷地用繪畫的方式拓寬著自我對于人和世界的認知。如創作于2017年的《愚公還在移山》就以傳統寓言故事為母題,通過在畫面上重構人與自然關系的方式,以看似荒謬的圖像疊加,解釋了掩蓋著本質的矛盾所在:作為萬物之靈的人,堅信人定勝天;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喻紅,《吶喊》,2020年

        而在《共渡》(2014)、《她曾經來過》(2017)和《吶喊》(2020)等作品中,則描繪了在未知結局來臨前,女性在不同階段的境遇,生動地呈現了藝術家對東方文化背景下女性境遇的深切同情與思考。而2020創作的《方向》則是受當年紐約爆發的一系列社會事件的觸動,回京后完成的。畫面上,一個被鐵鉤吊起的人向斜前方伸臂,向后伸直的雙腿夾住了一個上身赤裸的男子的脖頸。這兩個身份不明受不同外力桎梏的生命,很難說誰更自由一點。當人們視為正常的一切被摧毀后,找到未來的方向成為重要而迫切的問題。

        喻紅,《方向》,2020年

        最后,喻紅擅長以女性視角描繪自己的個人經歷和身邊的故事,從家庭到社會,從個體到集體,她始終在以以一種冷靜且客觀的方式來展現自我意識中的思考圖景。并在不斷突破小我的藝術實踐中,用充滿張力的視覺形象與景觀構造,為觀眾們揭開了一個個層次復雜又充滿著不確定性的迥異世界。

        喻紅 游園驚夢(局部)

        相關新聞


        国产变态口味重另类在线视频,91综合精品国产丝袜长腿,国产精品无码在线,乌克兰精品AⅤ无码精品,91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