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5lrev"></u>
    
    
    1. <span id="5lrev"><u id="5lrev"></u></span>
      1. <s id="5lrev"><dfn id="5lrev"><noscript id="5lrev"></noscript></dfn></s>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用新視角凝視生命的意義:盧西安·弗洛伊德誕辰100周年特展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NICO 2022-09-28

        “我對一幅畫作的要求是什么?我要求它令人驚訝、不安,要求它勾人心魄,要求它使人信服。”

        ——盧西安·弗洛伊德

        在即將到來的10月1日,英國國家美術館將舉辦一場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展覽,以紀念20世紀英國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盧西安·弗洛伊德 (1922-2011) 誕辰一百周年。

         

        “盧西安·弗洛伊德:新視角”

        英國國家美術館

        2022年10月1日 - 2023年1月22日

         

        英國國家美術館工作人員在即將到來的“盧西安·弗洛伊德:新視角”展覽現場

        “盧西安·弗洛伊德:新視角”匯集了盧西安·弗洛伊德70年來最為重要的60多件作品,涵蓋其早中晚期的一系列畫作,包括20世紀40年代的《拿玫瑰的女孩》(英國文化協會收藏);20世紀60年代的《和兩個孩子在一起的映像(自畫像)》”(馬德里蒂森-博爾內米薩國家博物館)等。本次展品借自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泰特美術館等多家藝術機構和私人收藏,其中也包括借自英國王室收藏的《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畫像。此展覽也是近10年來,首次對盧西安·弗洛伊德的畫作所進行的大規模研究型展覽。

        盧西安·弗洛伊德  女王伊麗莎白二世  布面油畫,2001

        展覽名中的“新視角”的涵義是多重且富有深意的,既用最簡單直白的詞匯概括了弗洛伊德畢生的研究和成就——用新的視角凝視、描繪、表現人體和自我;同時也為當今的藝術家們,在剝離繪畫題材的敘事性,深入繪畫藝術本身的課題中提供了一個范本。正如展覽策展人丹尼爾·赫爾曼(Daniel F. Herrmann)所說:“弗洛伊德以堅定不移的目光和對工作毫不妥協的態度,創造了一幅幅具象繪畫杰作。他的創作對于當今的當代藝術家來說依然是一種激勵。然而,他的實踐經常被他富有傳奇色彩的傳記和名聲所掩蓋,所以在這次展覽中,我們提供了一種觀看藝術家作品的新視角,密切關注弗洛伊德對繪畫本身的探索及其發展的背景。”

        盧西安·弗洛伊德  拿玫瑰的女孩  布面油畫,1948

        盧西安·弗洛伊德被認為是上個世紀最重要的具象畫家之一。作為建筑師恩斯特·弗洛伊德的兒子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孫子,這位藝術家以“毫不留情”地將人體心理轉化為松散的筆觸和豐富的色彩而聞名。他的愛人、朋友、家人和社會名人,如大衛·霍克尼、伊麗莎白二世女王……無論身份高低、無論擁有何種生活故事,在他的畫面中都是平等的:由血肉組成的真實的、溫柔的和復雜的生命個體。

        盧西安·弗洛伊德  鏡像與兩名兒童(自畫像)  91.5 x 91.5 cm,布面油畫,1965

        什么樣的身體

        是可以被稱之為“美”的?

        對“人體”之美的探索貫穿整部外國藝術史。古埃及巨大堅硬、穩定莊嚴的人體雕塑,試圖在時間的毀滅中找到永恒。從古希臘神話中走出的人物,在完美的比例和富有光感的肌理間,成為人們對“美”的定義和現代世界“身體美學”的原點。

        埃赫納頓肖像,埃及新王國時期

        對“人體”的表現伴隨著歷史一步步走到現代,那些來自古老文明的記憶,如同血液般鐫刻在一代又一代藝術家的基因中。從羅丹的雕塑到克里姆特的繪畫,很多藝術家都在自己身處時代的審美語境中,復刻過古希臘文明中對身體之美的美學范式。

        奧古斯特·羅丹  達娜厄

        人類現代文明的發展似乎可以在藝術家們筆下的人體繪畫中理出一條線索。十九世紀,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歐洲,在政治解嚴、經濟富裕的環境中,對身體的藝術表現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變革。印象派筆下的人物,逐漸脫離了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完美之軀,開始擁有了不受教條約束的自由身體和獨立意識。身體的解放帶來的是思想的解放,畫面中的人物可以不合時宜地在所謂的社交場合中以裸體出現,也可以大膽地丟棄偽裝,表現私密環境中的真實狀態。身體之“美”似乎越來越離經叛道,在傳統的規范中,他們是不好看的甚至是丑的,是不高貴的甚至是“低俗”的,但卻是自由的和無畏的。

        馬奈  草地上的午餐,1863

        二戰之后,以英國的一些藝術家為代表,對“身體”做到了最大程度的解放。弗朗西斯·培根、盧西安·弗洛伊德、大衛·霍克尼等藝術家,都在此課題中提供了不同的延展路徑。

        對人的身體的解放,在培根的畫中被降解到了近似乎原始的生物性。培根的畫所給我們帶來的震撼,不是宏大視角下的激烈、浪漫或悲壯,而是作為“人”而存在的內部觸動。極度扭曲的面孔和人體所擠出的是對于到底什么是人、什么是肉體,以及什么是精神的拷問。這個看似最平常的問題,卻也是最難以回答的。

        弗朗西斯·培根  運動中的人體,1972   © The Estate of Francis Bacon. All rights reserved. / DACS, London / ARS, NY 2022

        如果說培根的人體是對何為生命和肉身之形的顛覆,盧西安·弗洛伊德則通過對人體的真實表現,將諸如“美”、“生命”、“肉身”、“存在的意義”等問題推向了哲學的高度。

        面對那一個個臃腫、扭曲、頹廢、丑陋的軀體和面孔,這副皮囊和其下的靈魂似乎不斷在向我們發問:究竟什么是生命、什么是靈魂?身體存在的意義又是什么?

        英國國家美術館工作人員在即將到來的“盧西安·弗洛伊德:新視角”展覽現場

        身體的“真實性”來源于什么?

        弗洛伊德對模特的要求是:停止扮演任何角色,做自己。同樣的,在將這些人物描繪到畫面的過程中,藝術家自己也拋開了來自藝術、社會、身份等等的規則約束,以誠實的自我來回應誠實的對象。

        盧西安·弗洛伊德  利·鮑厄里  51 × 40.9 cm,布面油畫,1991

        他說:“我知道自己關于如何畫肖像畫的觀念來自對肖像畫只追求與真人相像的效果不滿。我希望我的畫是活生生的人,而不只是單純的像模特。”對人物表現“真實性”的追求體現在他與模特的關系中。弗洛伊德意欲深入了解被描繪對象的身體和情感的需求,達到一種極致的狀態。他可以花上幾個鐘頭、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來觀察他的創作對象,所以,眼睛和心理捕捉到的信息遠遠超過相機鏡頭可以記錄到的信息。這完全是一個感受和積累的過程。

        盧西安·弗洛伊德  女孩與白狗  76.2 × 101.6 cm,布面油畫,1950-1951

        所以,弗洛伊德對于創作對象的“真實性”表現并不是以外型為落腳點,而是深入到每一個個體的思想和精神中。他說:“我不希望作品只是與真人相像,那只是一個復制品,我希望可以把他們塑造出來,就像我自己是一個演員,要把真正的他們演出來。”在某種意義上,弗洛伊德已經成為了他所面對的創作對象們,繼而才能夠讓我們在他脫離了敘事性情節的畫面中,看到具有社會屬性的那些諸如“失敗者”、“迷茫者”、“墮落者”等擁有不同人生故事的個體。

        英國國家美術館工作人員在即將到來的“盧西安·弗洛伊德:新視角”展覽現場

        對真實的表現不僅是態度和心理上的,同時也體現在畫面中人物的體態、造型、色彩和筆觸間。弗洛伊德的畫作是私密的,對于表現人體,他無需借助神話傳說和文學隱喻,他所感興趣并持續探索的一個重要問題是作為生命體的人的“存在的證據”。與超級寫實主義幾乎極致地復現客觀存在物不同,弗洛伊德通過顏料所塑造的皮膚肌理,讓畫面中的人具有了一種生命感,而這種生命感不同于他的藝術前輩筆下,由富有絲滑光澤的皮膚質感所支撐起的完美體態;相反,弗洛伊德筆下的皮膚、肌肉,往往是松弛的、粗糙的。

        盧西安·弗洛伊德   鏡像(自畫像),1981–2.   © 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 Bridgeman Images. Photo by John Riddy. Courtesy of Phaidon.

        克里姆尼茲白是弗洛伊德比較喜歡用的一種顏料,它在使用中會凝結成微小的團塊,然后在干燥的過程中進一步聚積,最后使畫的表面呈現出顆粒狀。這種粗糙的肌理是弗洛伊德作品的一個特色,它呈現出獨特的質感,幫助藝術家實現了人體皮膚的某種真實的狀態。這種由顏料、筆觸和人體結構所構成的肌理關系在《休息中的救濟金管理員》、《女孩與白狗》、《裸體男子的后背》等作品中都有著充分的體現。

        盧西安·弗洛伊德  休息中的救濟金管理員  150.5 × 161.3 cm,布面油畫,1994

        回到展覽本身,“新視角”所提供給我們的,似乎不僅僅是藝術層面的反饋,同時也是對當下文化的反思。在科技文明狂飆、信息紛繁交錯、巨量好看的圖像充斥著每一分、每一秒生活的當下社會,“美顏相機”濾鏡打磨下的近乎完美的那些身體和面孔,是否在屏幕的跳動閃亮間,已經與“真實”漸行漸遠了?在虛擬的世界中,對身體之美的塑造和追求,在漫長的人物題材繪畫歷史中,是否已與傳統的觀念產生了割裂?當代藝術家們在面對他們的人物創作對象時,是否還需要以及怎樣像弗朗西斯·培根、盧西安·弗洛伊德那樣,用近乎“毒辣”的視角探究對方的精神與潛意識?也許,這個展覽和盧西安·弗洛伊德的視角,能夠為當下的我們帶來某種啟示。

        盧西安·弗洛伊德 (1922-2011)

        圖源網絡,侵刪

        相關新聞


        国产变态口味重另类在线视频,91综合精品国产丝袜长腿,国产精品无码在线,乌克兰精品AⅤ无码精品,91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