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5lrev"></u>
    
    
    1. <span id="5lrev"><u id="5lrev"></u></span>
      1. <s id="5lrev"><dfn id="5lrev"><noscript id="5lrev"></noscript></dfn></s>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克里斯蒂娜·夸爾斯:畫畫是一種思考訓練

        來源:99藝術網 作者: 劉軍 2022-09-14

        我發現繪畫是一個我可以真正探索的地方,無論是一幅畫還是一幅素描,都是一種有趣的媒介,我并不是在糾結顏色、肌理或層次,這是一個我可以快速實踐想法的地方,我把畫畫作為一種思考訓練。

        克里斯蒂娜·夸爾斯

        克里斯蒂娜·夸爾斯(Christina Quarles),一名生活和工作在洛杉磯的85后當代藝術家,她的抽象繪畫反映了種族、性別身份以及酷兒主題??錉査钩錾谥ゼ痈?,從小就開始畫畫,1991年父母離婚后,她隨母親搬到了洛杉磯,繼續在那里生活和工作。

        在洛杉磯的藝術高中就讀后,夸爾斯于2007年獲得漢普郡學院藝術和哲學學士學位,并于2016年獲得耶魯藝術學院繪畫藝術碩士學位。

        Christina Quarles in her studio, 2021.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Pilar Corrias, London. Photo: Ilona Szwarc.

        2007年夸爾斯獲得哲學和藝術雙學士學位后,開始在平面設計領域工作。她深受埃貢·席勒,弗里達·卡羅,霍克尼和菲利普·加斯頓的意象和作畫過程的影響。她在作品中尋找一種僅憑語言無法表達的情感,在最早的作品中,夸爾斯就將身體體驗作為她的創作主題,開始了一種復雜而微妙的內在矛盾的藝術表達。這些早期的作品通常包括書寫的短語、雙關語和圖案,畫中的形象則模棱兩可。

        Casually Cruel, 2018 © Christina Quarles Photo: Damian Griffiths

        夸爾斯作品內容以許多扭曲的、赤裸的人形為標志。這些不合常理的身體讓作品展現出豐富的視角。在她的個人生活中,她的性別身份經常被誤解,她作品的多樣性也與她的這些個人經歷有關。2018年,她解釋了自己的身份與作品的關系:“作為一名女性,一名酷兒,作為一名有色人種,對我來說,重要的是不要繼續被動地消費身體。我認為我的作品是在探索身份的模糊性。我畫中的人物在不同性別間游移。

        We Woke in Mourning Jus Tha Same  acrylic on canvas  152.4 by 121.9 cm  2017

        2017年夸爾斯在洛杉磯Skibum Macarthur舉辦了她的首次個展“It's Gunna Be All Right, because Baby, There is nothing Left”?!都~約客》的著名藝評家Peter Schjeldahl將夸爾斯的作品與藝術家阿爾希爾·高爾基和德·庫寧相提并論,描述她“將抽象美學融入肉體表現”??錉査沟淖髌吩?017年邁阿密藝術周“抽象/非抽象”中展出后,評論家杰弗里.戴奇認為夸爾斯是現在美國最熱門的藝術家。

        克里斯蒂娜·夸爾斯的作品在第59屆威尼斯雙年展“夢想之乳”,2022年  攝影:Andrea Avezz

        2018年,她的第二場個展“寶貝,我想讓你知道我是所有的人”,在邁阿密卡斯蒂里畫廊開幕,其他參與的重要的展覽還包括:哈林區工作室博物館的“小說”,紐約新當代藝術博物館的“觸發:性別作為一種工具和武器”,以及哈默博物館的“洛杉磯制造”和今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與里昂雙年展。

        Held Fast and Let Go Likewise, 2020, Acrylic on canvas, 86 x 130 in

        夸爾斯采用實驗和富有表現力的筆觸,捕捉到一種幾乎類似于意大利未來主義繪畫的運動感。每個位置和人物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記。當觀眾的目光隨著每一個繃緊的手掌和伸出來的肢體移動時,解讀人物之間的關系變得毫無意義??錉査咕芙^使用單一的描述詞來解釋其作品,她喜歡這些模棱兩可的模糊美。

        Christina Quarles, For a Flaw / For a Fall / For the End, 2018. Photo by Damian Griffiths.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ilar Corrias, London

        夸爾斯將文本從畫作本身轉移到她的標題中,進一步篩選出一種預先確定的視覺敘事。這些標題的靈感來自她偶然聽到的一些短語,比如2018年哈默博物館“洛杉磯制造”展覽的亮點,裝置作品《強迫視角》(And I know It’s Rigged, But It’s Only Game in Town)。在這件大型作品中,夸爾斯將花墻紙、畫布與題寫的詩和歌詞結合在一起,以暗示自我定義的虛幻邊界,以及語言對其往往有限的解釋。

        Bits n' Pieces, 2019, Acrylic on canvas, 72 x 60 in

        近幾年夸爾斯也開始涉足更廣泛的社會題材。2018年她開始創作《隨意的殘忍》,這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美墨邊境的移民問題的影響,在這幅畫中,兩個人物被一個藍色的平面包圍,平面上覆蓋著旋轉的綠色線條,場景被夾在原始畫布之間。人影出現在藍色和綠色的平面上,腿和四肢都被困住了。

        Christina Quarles, Let Us In Too (Tha Light), 2018. Photo by Fredrik Nilsen Studi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ilar Corrias, London

        在技法上,夸爾斯在沒有預先設定構圖的情況下,先開始在畫布上做標記,這些標記逐步演變成人體形態和身體部位的線條。然后她拍攝這些作品,并使用修圖軟件繪制背景和結構。與典型的分層構圖相反。一旦用數字方式創作出構圖,她就會用手工制作的模板或黑膠繪圖儀作為指導,在畫布上作畫。色彩、紋理和層次交織在一起,創作出的作品更像浮雕而不是傳統繪畫——這種材料上的實驗進一步強調了夸爾斯對藝術家和觀眾強調的體驗主題。

        Installation view of Christina Quarles, Made in L.A. 2018, June 3–September 2, 2018, Hammer Museum, Los Angeles. Photo by Brian Forrest. Courtesy of Hammer Museum

        夸爾斯的父親是黑人,母親是白人,不過對藝術家來說,用膚色來區分種族并沒有那么重要,因為那不能總結她的經歷。通過這些模糊了邊界和碎片化的繪畫來解釋她的過往更有意義,沒有特定的膚色本身。作為一個自認為是有色人種的人,這是藝術家理解自己種族的基礎,因為它讓藝術家以一種非常不同的方式在世界上存在。

        Tha Nite Could Last Ferever (detail), 2020, Acrylic on canvas, 84 x 72 in

        夸爾斯有能力把她對這個世界和她自己的經歷變成一種既令人興奮又令人不解的語言。它是一種反抗的語言:反抗社會習俗,反抗世界定義身份的方式,反抗意義本身??錉査拐劦阶约旱墓ぷ鲿r說:“固定的身份類別可以被用來邊緣化,但矛盾的是,被邊緣化的人也可以利用這些身份來獲得知名度和政治權力。”

        對于觀眾應該如何閱讀她的作品,夸爾斯故意保持模棱兩可的態度,但她能夠不斷地推倒和挑戰人為設置的障礙,并將她的人物轉變為全新的存在狀態——這些狀態超出了我們對種族、性別、性取向的陳舊觀點??錉査棺顬槿怂木褪悄浅錆M詩意、活力的身體和四肢的畫作。

        Pried/Prayed (Hard Rain Gon' Come) (detail), 2020, Acrylic on canvas, 77 x 96 in

        藝術家認為在她的生活中一直受到繪畫以外的各種藝術形式的啟發。“當我看一幅畫時,我往往會聚焦它是如何創作的,因為我也在畫畫,但我不認為這是感受藝術作品最好的方式。我一直對Adrian Piper或者Leslie Hewitt這樣的攝影家的工作感興趣。他們的想法和我有很大的聯系,但它們的形式和我卻截然不同,我能夠真正地把它當作藝術品來欣賞,而不是試圖去分析它是如何被創作出來的。”

        Pried/Prayed (Hard Rain Gon' Come) (detail), 2020, Acrylic on canvas, 77 x 96 in

        Artforum 這樣描述夸爾斯的作品:以探討自身身份的復雜性為切入點,這是觀眾理解她作品的關鍵詞,同時體現在技術層面,她靈巧而綜合地運用素描、水彩及油畫技法,并像立體派畫家那樣同時表現出多個視角??錉査沟睦L畫將身體作為自我與外界感知的一體兩面,這些畫作時而沉湎、時而熱烈,將身體所演繹的故事定格于二維空間,引導我們去反思現實生活中個人身份與他人、社會的復雜關系。

        By Tha Skin of Our Tooth, 2019, Acrylic on canvas, 77 x 96 in

        正如夸爾斯自己解釋的那樣:“我的黑人血統和我白皙的皮膚之間的矛盾導致我的位置總是被邊緣。在我的繪畫中,有一些部分既破碎又完整,它們所分割的身體——變成了視覺錯位。”

        Night Fell Upon Us Up On Us  acrylic on canvas  213.4 by 182.9 cm  2019

        2018年夸爾斯的作品首次在二級市場亮相,三年后的2021年是這位藝術家的高光時刻。全球頂級畫廊豪瑟沃斯與英國畫廊 Pilar Corrias 合作代理了她的作品?!禢ight Fell Upon Us Up On Us》今年5月在紐約蘇富比以450萬美元的價格售出,這是夸爾斯目前的作品市場記錄。

        相關新聞


        国产变态口味重另类在线视频,91综合精品国产丝袜长腿,国产精品无码在线,乌克兰精品AⅤ无码精品,91午夜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