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5lrev"></u>
    
    
    1. <span id="5lrev"><u id="5lrev"></u></span>
      1. <s id="5lrev"><dfn id="5lrev"><noscript id="5lrev"></noscript></dfn></s>
        中國專業當代藝術資訊平臺
        搜索

        秦琦:“人物”系列

        開展時間:2022-09-10

        結束時間:2022-10-22

        展覽地點: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第二空間

        展覽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D06&B01

        策展人:崔燦燦

        參展藝術家:秦琦

        主辦單位:當代唐人藝術中心

        展覽介紹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榮幸地宣布,將于 9 月 10 日下午 4 點在北京第二空間,推出秦琦個展“人物”系列。展覽由崔燦燦擔任策展人,分為 4 個部分,展出包括秦琦最新創作在內的“人物”系列繪畫作品 30 余件。

        “人物”系列是秦琦近幾年創作的主要線索。和過去的作品相比,它們主要以人物、故事和場景為主。在風格上,也有了更為明晰的風貌,它醞釀了秦琦多年的變革,對各種藝術流派和題材的借用,浪漫主義的風景,歷史民俗畫的視角,現實主義的手法,立體主義、象征主義、裝飾主義的語言。

        “人物”在這里有兩層含義,一是取自《人物》周刊中對人物的長篇報道、寫作和刻畫;二是藝術中的人物題材,對應“風景”和“靜物”。

        和媒體中的“大人物”不同,秦琦描繪的是我們生活里所佩服和不能小視的“人物”。他、她和它們常常在我們身邊,是我們的朋友和見聞,也像是日常俚語:“那是個人物”。衡量“人物”的標準,在秦琦這里可能是性格的硬朗,事情的稀少和有趣,行為的古怪和荒誕,也包含這個人的絕情的程度,酒量的大小,傲慢或是不退縮的姿態,某種過人的能力與品行。通俗解釋,就是老百姓嘴里說的能人、狠人、怪人。

        與新聞媒體注重嚴肅、客觀和中立相比,秦琦筆下的人物多是輕松、幽默、主觀,帶有濃厚的個人評述的色彩。“人物”的故事,在秦琦的畫中,某些方面既是寫實的,也是寫意和表現的。故事有來源,但也只是一個被動的接受的信息,秦琦需要在這個相應的框架之內,主動地去發展比喻、聯想、夸張:從胡志明聯想到東南亞的季風,從“星星畫會”的啟蒙聯想到文明的先知,將一場爭執比喻為袋鼠的戰爭。

        在藝術上,秦琦的人物畫,和過去的藝術史中的“人物”也全然不同,相比中世紀多是描述圣經里的人物,古典主義多是權貴的肖像,現實主義指向普通人的階層,現代主義注重人物的形式。秦琦并不在乎這些流派中的立場,而是通過對它們語法的混合性使用,改變傳統人物畫中題材-主題-表達之間的關系。這些“人物 ”不再是為“題材”和“形式”服務的,如何創作“人物畫”成了和主題、觀念同等重要的事情。秦琦更關心的是“人物畫”本身,關心“人物”在繪畫中的位置。如何在畫中創造人物?如何構成了主題?又如何通過對主題的敘述形成獨特的風格?

        或者說,秦琦并不忠于繪畫“外表”的真相或是故事的本質,而是忠于一種更為深層的想象,這種想象事關繪畫的本質:對人物的構思和想象不只是一種溝通的媒介,也是一種激情,一種雄心,一種生成繪畫的方式。

        于是,這組全新的人物系列,既是對繪畫史,“人物畫”生產機制的思考,也是對日常故事、民俗題材、個人想象、藝術風格如何鑄就人物畫的語法的討論。秦琦以輕松、幽默、尖刻的方式,大眾化、通俗化的語言,讓觀眾在恍然大悟之后會心一笑,重新觸發對“人物畫”這一古老命題的功能和價值的當代思考。

        (1. 藝術家的故事)

        秦琦筆下的人物多是身邊的朋友,藝術圈的見聞。

        這些畫作往往來源于某個耳聞的故事,某次對話中對主人公的性格、經歷的想象。但它們也僅僅是靈感的來源,秦琦需要重新加工、編排、組織,一一設定情節,以貼合藝術史中的某種風格或是某個經典的場景。展覽以一張畫廊女孩的人物畫開篇,畫中拉動的大提琴,為整個展廳奠定下充滿韻律感和戲劇性的故事節奏,像是奏鳴曲的樂章,洋溢著人物和故事的歡快、幽默、悲喜、諷刺和夢想之間。

        《興杰和他的靜物畫》將視角從人物拉回畫室和畫家的身份,拉回繪畫,這些“人物畫”是怎么創造的?人物如何轉換成人物畫,畫中的故事和題材,形象和形式之間又有著什么樣的關系?《趙小佳》揭示了人物畫中的自我隱喻;《老人與公子》呈現了秦琦對于老友張離的性格想象;《泉》虛構了生于30 年代的老畫家靳尚誼和90后藝術家張季之間的故事,杜尚的“泉”成了雙關語,在此之間兩種藝術價值、觀念,兩種藝術家的“人設”,隔著幾代人的巨大差異。

        在另一邊,《張玥的故事》講述了藝術家張玥的一段傳奇經歷,這段經歷被秦琦描述成歷史風情畫里狩獵者和飛鷹、獅子之間的故事。兩只袋鼠,兩個藝術家(趙剛、陳文波)的沖突,秦琦以兩種戲劇化的方式,組成了另一種相互補充的人物故事。這個單元中的作品,交待了秦琦人物畫中戲劇和諷刺畫的傳統,像是連環畫的敘事結構,又有著電影中蒙太奇的手法,它們指向關于人物畫中的核心:如何塑造主角的形象,如何將顯現隱藏在庸常故事中的“可能性”和“想象性”,變成撲朔迷離的藝術色彩。

        (2. 三段插曲)

        這個單元由三個小故事組成,它聚焦于秦琦對于相同人物的反復描繪,對于類型化故事的處理。

        第一個故事,是關于歷史的故事。“星星畫會”是中國當代藝術的源頭之一,趙剛是最早的參與者,畫中他像是一位先知,向詩人芒克講述著美國和西方的故事。山洞中的兩人,一個扮演掌握“巫術”和“知識”的啟蒙者,一個扮演著部落里的聽眾,等待著一場西方文明的洗禮。而在另一張畫作中,星星畫會的一眾成員,充當著絲綢之路中文明傳播者,從遙遠的西域而來,帶來星星之火,帶來西方的藝術。
        第二個故事,是關于朋友的故事。“光哥”是秦琦的好友,也是足球隊的隊友。他們總是在比賽結束后喝上一場酒,小酌在他們的酒局中很少存在,光哥的豪爽伴隨著伶仃大醉。散場后,總有幾個人彼此攙扶著,一步一踉蹌地走在夜色之中。這樣的夜晚,在秦琦筆下成了兩種故事,一個是樣式主義里的對身形的夸張刻畫,人物孤立于背景;一個是浪漫主義的筆調,在上海華燈下的外灘,一行人游蕩在幽藍和明黃的夜色下,城市浪漫的氣息籠罩在每個醉酒人的心上。
        第三個故事,是關于藝術運轉的故事。鄭林作為一位知名而又重要的畫廊主,在三幅畫作扮演了三個角色。三種“人物角色”的設定,源于秦琦和這位畫廊主交往時的聽聞和感受。三張作品分別是在曼谷起家的“鄭林”,在麥田里耕作的“鄭林”,有著中國本土色彩的“鄭林”。在其中一件巨幅作品中,這位畫廊主在一個有著東南亞殖民地色彩的宴會上,與客人們在花環下杯酒交錯,盡享夜晚的季風,華麗的晚宴和藝術;另一張,畫廊主變身一個中國傳統式的人物,皮帽、花鳥畫、硯臺、瓷瓶,上一張濃郁的國際風情轉化為本土民間美學的色彩。三種形象或許來自于秦琦的三種猜想,他一方面將人物的遭遇作為底色,另一方面又以戲劇化的方式進行虛構式的夸張,通過暗示、烘托、對比、聯想的手法,將故事、場景、形象和語言進行糅合,以彰顯繪畫自身的魅力。

        (3. 名人軼事)

        秦琦筆下的人物,除了身邊事,也有許多名人的身影。

        胡志明系列是他延續至今的題材,這樣的畫作有10幅之多,我們選取了其中一張兩種“名人”的結合,穿著軍裝的“胡志明”站在“高更”的海島風景畫中。這樣的并置和融合關系,同樣出現在對“馬云”的刻畫中,阿里巴巴的創始人回到歷史中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盜的時代,穿著阿拉伯服飾的馬云依偎在駱駝旁,遙遠的絲綢之路成了對現代物流帝國的隱喻。

        光鮮和暗淡總是人生的兩面,這在秦琦的人物畫中尤為明顯。新聞里的龐麥郎唱著時尚的滑板鞋,舞臺上的他像是一個華麗的阿拉伯貴族,在裝飾主義的宮殿里,兩位執權杖的人守護左右;而在另一邊,出生于陜西的他,踩在沉重的、滿是溝壑的黃土地上,滑板鞋磨出的只是塵土,腳下只是難以改變的底色。

        或者說,無論是馬云,還是龐麥郎都算是人生的勝者。他們的理想總能照進現實,而那張坐在月亮上的人,或許是人生故事的最好寫照:在都市高樓中,寧靜無人的夜晚,孤獨的人帶著兔耳朵,想著成為人生最好的扮演者。

        (4. 歷史風情畫的密鑰)

        “人物”只是一個道具,它無法成為繪畫的本質。

        “歷史風情畫”系列是秦琦近幾年創作中最顯著的特征。在這些畫作中,“純正的油畫”變成了一種民族風情,它是舶來品,當地畫家通過對它的改造,以更貼切地記錄當地風土人情的工具。“地域性”既消解了油畫來自西方的膻味,又賦予它另一種土氣,也因為這種土氣,被正統西方油畫視為一種“行”。

        印度風情、西藏系列成了這個展廳的主調。那些民族化的服飾,喧嚷的人群,繁雜的衣紋和褶皺,繽紛的色彩,激起秦琦創作的欲望。這種欲望既來自于“油畫”對于畫家審美取向的塑造,又來自于那種強烈的陌生感、異域感給予創作的生命力和活力。同樣,“異域風情系列”是對中國油畫本土化的一次漠視和反諷。秦琦借用了這些并不屬于中國本土的風貌,重新反思“油畫民族化”的歷程,當繪畫作為一種普世工具時,它的取材和對象,是否能決定繪畫的品質?“民族化”和“后殖民”作為一種競爭的策略,是否真的可以視為是藝術的一種進步?

        或者說,秦琦的“歷史風情畫”,以自由地使用藝術史語言的方式,打破歷史,打破藝術流派的藩籬;以異域風情的方式,反視本土的“風情”,以脫離國別、民族、地域和空間上限制。“歷史風情畫”系列,給了我們理解秦琦的繪畫觀念的密鑰,“人物畫”在秦琦這里既非現實主義主題和故事的揭示,也非象征主義中對內心和理念的歌頌,也不是借用“地域性”和“民族性”的改造,以完成對于自我的確認。這些不同流派之間的主張和對峙,在秦琦這里變成“無所不用”的資源,以達成“人物畫”的無限開放,成為自由的術語,拓展繪畫人物史的序列。

        關于藝術家

        秦琦,1975年生于陜西,1999年進入魯迅美院油畫系,2002年碩士畢業并留校任教?,F生活工作于北京、沈陽。作為70年代出生的藝術家,秦琦的畫具有同時代藝術家的一些典型特征:以自我表達為核心,以自我經驗為出發點,建立起一種融合現實性、想象性及虛構性的視覺表現體系。秦琦的獨特不僅在于他多變的風格,更在于他在其中一直堅持并逐漸成熟的寓言性探索——逐漸放棄對現實事物的直接使用,而轉入對事物中具有自我特征和典型性的一面進行捕捉。

        秦琦的獨特不僅在于他多變的風格,更在于他在其中一直堅持并逐漸成熟的寓言性探索。以大尺幅、超寫實的語言方式,將社會歷史的敘事和多種圖像碎片化地設置在不同的場景之下,呈現出混雜、曲折的語境。而在碎片化之間有著紀實與虛構、移植與混合的視覺修辭,構成了作品中荒誕不經的意味,由此產生了一種不可理喻迷局和懸疑,以及各種可能發生的想象空間。

        秦琦主要個展有:《日月星辰在南國》(何香凝美術館,深圳,2020);《夜來香》(當代唐人藝術中心,香港,2019),《秦琦個展》(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北京,2017),《秦琦個展》(站臺中國當代藝術機構,北京,2014),《椅子也可以救人:秦琦個展》(民生現代美術館,上海,2011)等。

        他的作品也展出于布拉格雙年展(2009)、廣州三年展(2008)、南京三年展(2008)、成都雙年展(2001)、圣保羅當代美術館、智利當代美術館、首爾美術館、中國國家會議中心、上海美術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武漢美術文獻藝術中心、南京四方當代美術館、今日美術館、寺上美術館、炎黃藝術館、劉海粟美術館、深圳美術館等。

        關于策展人

        崔燦燦,策展人,寫作者。

        策展的主要展覽和活動從2012年開始近百場,群展包括夜走黑橋、鄉村洗剪吹、FUCKOFF II、不在圖像中行動、六環比五環多一環、十夜、萬丈高樓平地起、2015-2019過年特別項目系列、策展課、九層塔、新一代的工作方法、小城之春、斷裂的一代等。曾策劃的個展包括艾未未、包曉偉、陳丹青、陳彧凡、陳彧君、馮琳、韓東、何云昌、黃一山、姜波、羅中立、厲檳源、劉韡、劉港順、劉建華、李青、李季、李占洋、牧兒、馬軻、毛焰、琴嘎、秦琦、隋建國、石節子美術館、史金淞、沈少民、譚平、王慶松、謝南星、夏小萬、夏星、蕭昱、許仲敏、徐小國、尹朝陽、袁運生、宗寧、政純辦、張玥、張永和、趙趙等。

        部分參展藝術家主頁


        国产变态口味重另类在线视频,91综合精品国产丝袜长腿,国产精品无码在线,乌克兰精品AⅤ无码精品,91午夜视频